航拍達人吳偉棠 換個角度 攝出香港魅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2

  【明報專訊】這次要說的人物,是facebook專頁「航拍角度」創辦人Zino sir 。說到航拍,大家都很興奮,一是航拍帶我們離地鳥瞰,震懾而宏偉,二是它看來太好玩了!但本身是小學教師的吳偉棠,外號Zino sir,卻不想把航拍停留在好玩的層面,他費煞思量,除了玩以外,航拍還可以做什麼?他希望把自己掌握的無人機和航拍秘笈,在我城相傳。這次他和航拍機來一次親身「表白」。

  或許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經驗:對一樣玩意玩得滾瓜爛熟,又或對一個義務服務重複多年,心裏或多或少總在盤算,我可以怎樣玩下去,我怎樣可以再創造?

  由地圖迷變身航拍迷

  吳偉棠(Zino sir)說自己的個性,就是一是不迷上, 一旦迷上一件事就放不了手,全情投入。中學時他迷上看地圖,跑去上地圖課程,跑到地政總署購買各種地圖,對照地圖上今昔變遷,拿着地圖上山看房子和森林,地圖迷延續成今天的航拍迷。「我想看到我以前在地圖上看到的山脈、河流、房屋。香港最具魅力之處,是城市和郊野近在咫尺,走上山頭放眼遠望,翠綠的山巒、彎彎曲曲的海岸線,跟密集的高樓大廈形成一個獨特的都市景觀。從不一樣的角度航拍香港,可以讓全世界認識香港,這也是我航拍的原因之一。」

  「我是2014年開始玩航拍的,當時的航拍機身較重,現在已很輕了,航拍機其實是無人機的一種。」Zino sir這天帶我們去他任教的小學,兩個小五學生示範操作無人機,飛前一點,飛高一些,原來小學生不僅懂操作,還懂寫飛行程式,厲害啊!「2010年是行業公認的第一部消費級無人機Parrot AR.drone面世,它是第一部消費級四軸旋翼機,同時配搭流動智能裝置操作。」無人機的世界很精彩也很大,超越我們看到的震懾大自然鏡頭,農務灑農藥和種子及探察山火,用的都是八軸旋翼無人機,就算其中一翼突然失靈也能完成任務。

  現為NGO義務航拍導師的Zino sir說,他有些學生是政府工程部職員,例如有一個來進修航拍,是應用在污水處理高空勘察,在沒有無人機時代,原來要召喚政府飛行服務隊。過去5年,Zino sir擁有8部航拍機,他開玩笑說:「第一部是法國機Parrot;當時想,追不到法國女朋友,就用法國機吧,現在用的是來自深圳的DJI(大疆)。」

  鳥瞰台灣 製航拍短片

  他家在屯門,深愛青山,學生時代同學交換心事,常在青山互訴,猜他買了第一部航拍機,必定奔上青山試機。錯了!「我第一個航拍試點,是屋企樓下,第二個才是青山。 」他在「航拍角度」fb專頁,介紹飛友練習的航拍地點,每個他都試飛過。5年下來,他說以前自己會去玩水上活動和大伙兒行山,但玩了無人機後,生活除了教書,就是航拍和教人航拍,一如自己那份執迷的性格。他說,最享受穿梭在山野林間,跑遍香港很多地方,2016年登上日本富士山航拍,也去了多次台灣製作了《鳥瞰台灣》系列短片,「我已製作了中部及東北部,打算年內再到台灣,完成南部及離島,這是受到台灣導演齊柏林的航拍電影《看見台灣》的啟發。」另外,這個夏天,他也想重登獅子山頂峰:「獅子山以雄偉的姿態,傲視維多利亞港,寫下香港人的故事,亦曾在雨傘運動牽動香港人的心。」 Zino sir較早開始航拍,當時台灣和日本還沒有航拍限制,但近年各地也開始要求飛友守規矩。台灣將在今年落實250克或以上無人機必須實名登記,2至25公斤無人機必須考試,日本則限制更大,人口集中地區(每平方公里4000人)禁飛。

  香港民航處雖然有列明飛行器的作業指引,如只可日間飛行,飛行高度是由地面計300呎,但仍沒有明確的無人機規管:「民航處已於2018年中完成草擬法例前期諮詢工作,計劃2019年中向立法會正式提交無人機的規管條例,最快2020年落實。我是認同規管的,希望在操作者權利及公眾安全之間取得平衡。」

  航拍機安全 視乎操作者態度

  Zino sir打開iPad,展示一幅一大一小航拍機的圖片,問記者哪一架較為安全,記者想當然指小的一架,輕嘛,撞落來也小一點傷害,但Zino sir的答案卻出人意表:「你看,大和小的這兩架無人機,都有增加雙電源、雙衛星系統及避障系統……」即是一樣安全?他搖頭給記者答案:「是關人的事!」這取決於飛友的態度,情况就等於道路上的駕駛者。所以這個航拍達人的「飛友貼士」,第一點就是:拍攝之前做足安全及風險評估;其餘8點才是關於拍攝操作和技巧,包括陰影可令主體更顯立體感,上下左右旋轉飛越不可少及剪片要狠等。

  他還有一個貼士給大家,就是要有心理準備當「方便族」及「獨行族」:「人家還以為我去拍《鳥瞰台灣》,好食好住,其實為了掌握光線,都是一早出發,晚上再捕捉黃昏前的光,下山坐車回到酒店,已晚上9時,只在附近便利店吃杯麵或麵包。以往無論在香港和外地,我都是一個人去拍。」自從接受正規訓練後,他都會跟同伴一起拍攝,既可以互相照應,亦可輪流擔任觀察員。

  5年過去,Zino sir由小學教師,衝出飛友的玩家角度,走上航拍教育的層面。他現在也是教育局的借調教師,主要負責培訓無人機教育的教師,同時也是香港模型飛行總會的無人機證書課程的義務導師。友善微笑的他說:「很感恩,我可以行出這條路,我初時查找無人機教材,看到只有英文材料,而沒有中文,於是我問自己,我可否總括自己的經驗和心得,善用自己當老師做教材和教育的專長,做多一點信息傳播。」他本身是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畢業,也畢業於香港教育學院(現為香港教育大學)。

  善用平台 堅持走下去

  怎樣衝出玩藝的層面,Zino sir的武林秘笈是:「第一是用心,第二是善用平台。」太對了!想推廣一件事不要停留在死做爛做,必須花時間好好建立平台:「第三是相信自己,相信自己的東西,堅持走下去。」

  Zino sir分享航拍故事與經歷,除了是希望我城孩子和工作人員具備21世紀的才能,也因為以下這原因:「航拍,也可以是一件跟媽媽交代的事。」他成長於一個五口之家,是大兒子,「我父母學識不高,父親是廚師,母親是家庭主婦」。無論他在大學時代做設計功課,又或迷上航拍,母親都是一邊廂問,仔呀,你可否做一些正經點的事?但另一邊廂則幫忙兒子尋找所需的手藝材料。

  身為小學教師,他不怕孩子取笑,現在也可以大膽的跟媽媽說:「媽媽你可以放心了!無論在工作崗位或個人興趣,我都盡力做好,沒有辜負你對我的期望。我終於做到一件正經的事啦!」

  ■給香港的話

  「航拍機用鳥瞰的角度,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視野。一個人的世界大小,同樣由他的視野是否寬廣來決定。做人也好,處事也好,不妨換個角度,改變應對的心態,或許會找到更好的。」

  ■Profile

  吳偉棠(Zino sir)

  70後,航拍及無人機愛好者,同時為無人機教育工作者、小學教師。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畢業,現為香港青年協會持續進修中心×香港模型飛行總會合辦的「無人機操作(航拍)培訓證書課程」義務導師、教育局資訊科技教育卓越中心借調教師,向學界推廣無人機教育,同時是小學無人機興趣班導師。2016年創立「航拍角度」fb專頁,分享個人航拍作品及心得,2018年在YouTube開設「飛.攝者」,提供航拍教學資訊短片,希望更多人能掌握無人機技術,應用到山火、農務及工程等各個行業。曾遠足登富士山航拍,為紀念已故台灣導演齊柏林,他也以航拍完成了《鳥瞰台灣》中部及東北部短片,打算年內完成南部及離島。

  文:朱一心

  編輯:廖偉龍

  電郵:feature@mingpao.com